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资讯

《楚乔传》电视剧和原著有何差别?1

2020-07-28 05:16:23

赵丽颖主演电视剧《特工皇妃楚乔传》正在热播,在最新剧情中,楚乔成为宇文玥的贴身婢女,宇文玥对楚乔已经暗生情愫。但是随后楚乔又了为燕洵出走。《楚乔传》大结局楚乔最终嫁给了宇文玥,燕洵孤苦一生李策北凉惨死。《楚乔传》大结局及分集剧情介绍:

《特工皇妃楚乔传》大结局宇文玥娶了楚乔

《楚乔传》赵丽颖饰演的楚乔是一名奴籍少女,一开始被燕洵所吸引,后来又爱上宇文玥。窦骁饰演的燕洵虽然很喜欢楚乔,但是最后因为信念不得不与楚乔分开。而林更新饰演的宇文玥,也就是小说中的诸葛玥,全世界都知道宇文玥爱楚乔,两人结局也是圆满。

《特工皇妃楚乔传》燕洵孤苦一生李策悲凉惨死

燕洵在少年时亲眼看着家人被杀光,从此内心蒙上阴影,走上复仇之路。李策表面放荡不羁却只为隐藏自己,不想别人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他狡猾如狐,可内心深处的孤寂无人能懂。诸葛玥对楚乔默默付出不求回报。他有勇有谋,胆略过人,却不沉溺权势。他重情重义,认准一人便是一生。

楚乔,她本可以逃离奴隶生活,却为“家人”与整个诸葛府为敌,以弱小的身躯保护弟弟妹妹。她虽是现代人,却不怕吃苦,心性坚韧。

虽然结局楚乔和诸葛玥得到了幸福,但是李策悲凉死去,燕洵孤苦一生,楚乔心中渴望的平等也没有实现,她和诸葛玥只能在青海偏安一隅。但这样的结局又是最合适的,奴隶制在古代社会根深蒂固,本就不是一人之力就可以推翻,况且在那个争权夺利的时代,能有几人保持本心

李沁饰演的元淳喜欢燕洵,在一开始是一个率真可爱的公主,但是因为国变,元淳的性格也改变了,一心只想着报仇。

第1集 杀手楚乔意外穿越 人猎场中初遇燕洵

西魏年间,乱世混战,大批平民在战乱中沦为奴隶,命如草芥。这天,大魏权臣宇文席府中的大少爷宇文怀又约了号称长安五俊的几个贵族世子去围猎,只不过这围猎的猎物却是一群女奴。他让人将那些女奴的衣服上写上几个贵族公子的名字,不但放出雪狼撕咬她们。还和众人约定互相射杀写有旁人名字的女奴,最终写有谁名字的女奴活下来得最多,就算谁获胜,而奖品只不过是西魏元淳公主的一坛美酒。

然而没有人知道,在这群女奴中,却有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她叫楚乔,是一个身怀绝技的女杀手,因一场意外穿越到了这个朝代,附在一个叫做荆小六的女奴身上。她果决睿智,,明白自身处境后,经过一瞬间的慌乱,很快就镇定了下来,神情自若地指挥着众女奴躲避羽箭。

很快,众女奴就死了大半,在两头雪狼的夹击下,楚乔不得不使出了自己在异世的身手,拼命躲避,最终利用落在地上的羽箭成功杀死了两头饿狼,并救下了一个险些丧生狼口的同伴卷毛头。她的飒爽英姿赢得了本就不赞成这样残酷屠杀的西凉世子燕洵的欣赏,同时激起了心地残忍的宇文怀的杀心,他带人上马追赶,更加肆无忌惮地射杀四散奔逃的女奴,最终,除了楚乔外,所有的女奴都被射杀了,楚乔千方百计保护的卷毛头也被射死在了她眼前。宇文怀不想这个被归在宇文玥名下的女奴活着,也就是说他不想自己的老对头获胜,便不顾令箭已响围猎结束,依然挽弓射向了楚乔,燕洵见状再次出手,想以箭射落宇文怀的羽箭,然而有一支细细的金针抢在前面打落了宇文怀的箭。在燕洵的力保下,楚乔终于逃过了一死,心地良善的赵嵩以大魏皇子的身份赦免了楚乔。

正在人猎场中血雨腥风之际,宇文玥却在自己府中被一个叫做樱桃的风尘女子袭击,宇文玥看出了她的破绽,在千钧一发之时,将她打伤,毫发无损的脱身离开了。

楚乔被送回宇文府中后,她这具身体的哥哥——同样被捉,此时已被选做宇文玥书童的荆小五在暗中见到大管家朱顺将重伤昏迷的小六交给了府里负责看管女奴的宋大娘,让她好好折磨一下她,荆小五便偷偷弄来一些吃的送给了被扔在柴房中的楚乔,并告诉她,他们的大姐汁湘和妹妹小八也都在宇文府里。

第二天,汁湘带着从朱管家那里求来的药炉和妹妹小八一起来看楚乔,却不料被宋大娘撞见,小八顶撞了她几句,被宋大娘狠狠抽了一顿鞭子,楚乔暗中使手段将打伤了宋大娘,汁湘暗中劝她以后多多忍耐,切不可再如此冒失,免得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楚乔听了却并不言语,她的姐妹怎知道,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心中,住的却是一个非同凡响的不屈灵魂。

第2集 楚乔为救姐姐再次惹怒宇文怀 临惜被人利用闯下大祸遭杀身

西凉世子燕洵的母亲是皇太后最宠爱的养女,父亲定北侯是大魏皇帝的结拜兄弟,燕洵名为质子,实际在大魏很受宠爱,特别是公主元淳,对他暗恋已久。当此之际,正值燕洵的生辰,元淳在皇帝那里求得了许可,由自己来为燕洵操办生辰宴,然而燕洵却不喜欢淳公主,不想和她牵扯过多,便来求宇文玥,替自己挡下这件事,宇文玥答应了。燕洵拿出他在人猎场上得来的那枚救下楚乔的金针打趣宇文玥,笑他此举绝不简单,乃是动了春心,宇文玥却不屑地说,楚乔只不过是一介低贱的女奴而已,并说如果喜欢,他尽可以拿去,燕洵看得出宇文玥口是心非,不禁暗笑。

宇文玥说到做到,果然在皇帝面前揽下了在自己的后花园为燕洵庆生的差事。当日,元淳拿出一坛美酒助兴,朱顺却指使一个叫做锦烛的婢女在宇文玥的酒中偷偷下了广寒散毒,此毒对常人无害,但是对生性体寒的宇文玥却又致命之忧。眼看就要除掉自己的老对头了,宇文怀兴奋不已,心急地再三劝酒,宇文玥看出了异样,称自己身体有恙不能饮酒,宇文怀便提议以美人来劝酒,若是劝不动便杀掉美人,在场的纨绔纷纷叫好,于是楚乔的大姐汁湘被唤来劝酒。

眼看劝酒不成,汁湘就要丧命,在暗中看到了朱顺搞的把戏,知道酒中有毒的楚乔便用一条藤蔓卷走了汁湘捧在手上的酒杯,并不卑不亢地请求众人放了自己的大姐,并说自己愿意代她受罚。阴谋没有得逞的宇文怀心生记恨,决定新账老账一块算,于是便命人将楚乔倒吊在了树上。

夜幕降临,众人散去后,宇文玥用飞刀射断了绳子,救下了楚乔,楚乔的五哥临惜连忙上前叩谢,宇文玥却不屑地嗤笑楚乔没有把握却还要逞强。

朱顺知道主子宇文怀记恨楚乔,便对宋大娘说,等她伤好后,将她送到极乐阁,汁湘得知后担心不已,她知道进了那种地方生不如死,便让临惜想办法帮楚乔弄到对牌,帮她混出府去。

临惜也很疼爱这个并非亲生的妹妹,况且父亲临终一再嘱咐他们要好好照顾小六,他不能眼睁睁看着妹妹受辱,于是便去找同在府中为奴的锦烛想办法。锦烛将此事报告给了朱顺后,朱顺见良机到了,便给了她对牌,并拿出一副暗藏西域奇毒奇幻散的白玉算筹,让她想办法通过临惜送到长房老太爷——也就是宇文玥的祖父宇文灼手上。

临惜不知此中阴谋,将对牌收下后便把算筹奉给了宇文灼。酷爱摆弄算筹的宇文灼不加提防,被算筹上的毒蜘蛛咬了一口,当场毙命。宇文玥得知情况后匆匆赶来,他认定临惜是细作,便将他一剑刺死并将尸体扔进了熊熊大火中。

楚乔从宇文府中逃出后恰好在树林中听到了锦烛和朱顺的对话,得知自己的哥哥被牵连,不肯独自逃生,便又回到了府中。回府之后,楚乔正好看到了宇文玥亲手刺死了五哥临惜,她大叫着跑过去,却被侍卫紧紧地按在了地上。楚乔昂着头倔强地对宇文玥说,哥哥不是细作,他是被冤枉的。看着那双清澈得不染一丝尘埃的眼睛,宇文玥俯首对她说,这是一个仰望强者的世道,若是不能做强者,就只能被践踏。楚乔冷然道,如果自己不死,将来有一天一定要做强者,宇文玥被她的气势震撼了,拔剑在她的胳膊上砍了一道深深的口子,称这是给她的惩罚,然后转身离去了。

在旁人眼里看来,宇文玥是在惩罚楚乔,然而他其实是在救她,因为按照寻常惯例,逃奴是要被枭首示众的,如今宇文玥只不过是轻轻一剑就保存了她的性命,实在已是太过仁慈了。汁湘和小八得知临惜之死后,指着楚乔大骂,称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她就是荆家的克星,汁湘听了忍无可忍,伸手打了妹妹一耳光。

第3集 青山院逢新丧 楚乔错手杀人

青山院里,灵堂肃穆。宇文玥一身孝衣,沉静的面色里透出几分隐隐的忧伤。吉时已到,宇文玥刚刚下令封棺,便被院子里闯进来的一位不速之客阻拦。来人正是三房的宇文怀,他不顾侍卫阻拦,出言嚣张傲慢,扬言要亲自开棺验尸。宇文玥百般阻拦未果,两人便在灵堂上动起手来。各怀心事的两个人,自然是谁也不肯相让,打得十分胶着。

正在难分难解之间,宇文怀掷出去的剑让院门口立着的一位太监险险避过,继而尖锐的声音响起,“护驾!贵妃娘娘在此,谁敢造次?”此言一出,惊得院里的宇文玥急急撇下了手中的武器,来向贵妃娘娘问安。宇文怀心知贵妃是宇文玥请来的救兵,却也无可奈何,只得停了手,也往门口来了。

一身雍容的贵妃娘娘开口便质问宇文怀,何以在青山院里闹事?宇文怀却恶人先告状,只道是宇文玥执意封棺,还出手伤他,逼得自己动手。宇文玥便回禀贵妃,祖父是身中西域奇毒而亡,自己是怕此毒再行伤人,便先焚毁杂物,再封棺。贵妃肯定了宇文玥当机立断封棺的决定,然后问起了老爷子的死因。宇文玥据实回答,并顺着贵妃的话头,说正是宇文怀负责丝路上采办贡品的事宜,将怀疑的矛头指向了宇文怀。

宇文怀听得宇文玥怀疑自己,当下就要出手相杀,却被贵妃喝止。贵妃斥责宇文怀当着自己的面就对堂弟宇文玥痛下杀手,为了防止两房失和,便决定亲自开棺验尸。宇文玥随着贵妃步入灵堂,开启了棺椁。贵妃用丝帕掩住口鼻,仔细地看了看里面,而后表示,老爷子确是中毒身亡,随即便下了谕旨:除非主人相邀,否则宇文怀永远也不得踏入青山院半步。宇文怀愤愤不满,却也是无可奈何,只得遵了旨意,带人离开。

贵妃离开前,很是担忧宇文怀现在的处境,示意他只有得到皇帝的信任,才有可能重新启动谍纸天眼。而自己愿意依照其祖父的意愿,促成他跟淳公主的婚事。被宇文玥婉拒之后,贵妃善意提醒宇文玥,皇帝是不会放弃谍纸天眼这块重宝的,而他宇文玥并不是皇帝唯一的人选。

柴房里,清醒过来的楚乔郁郁寡欢,连汁湘姐姐送来的药汤也不愿意喝。汁湘知道她是因为临惜的死自责,便劝慰她,生逢乱世大家都是身不由己,叫她不要再责怪自己。楚乔的目光却透出坚毅,她告诉汁湘,自己是不会让临惜白白死去的,自己一定会好好活下去。说罢,端起药汤,一饮而尽。

婢女们都在院子里干活,就见有侍卫抬着一具尸体走了出去。婢女们纷纷议论,这是被送去极乐阁的婢女锦兰,因未被老太爷看上,便被折磨致死。宋大娘前来挑选送往极乐阁的婢女,楚乔被宋大娘指名要送去极乐阁。汁湘为了救下妹妹,便求了宋大娘,由自己顶替了楚乔去了极乐阁。

极乐阁里,同汁湘一起被送进去的女孩子,没有一个人活着出来,汁湘也不例外。楚乔带着小七小八躲在暗处,亲眼看着汁湘被装在一辆破车上送出来,难过至极的三人,却不敢哭出声音,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姐姐的尸体被人扔掉。

事后,楚乔悄悄将汁湘的尸首埋了。姐妹三人拿着弄来的纸钱,在临惜和汁湘的坟前烧着,却被受了罚的宋大娘撞个正着。宋大娘想拉着她们去向宇文怀邀功,遂与楚乔姐妹三人起了争执。几人撕打之中,宋大娘从桥上滑落,被楚乔拉住,却终是因为太过沉重而落下了水。小七小八十分害怕,楚乔安慰她们,若是有一日东窗事发,自己会一力承当,叫姐妹们不要担心。可是她们谁也没有瞧见,有一个躲在暗处的影子,早已将这发生在深夜里的一切,尽数看在眼底。

青山院里。宇文玥的鹦鹉很不乖觉,不停地叫喊着“坏蛋来了,坏蛋来了!”,宇文玥无奈地停下手里的毛笔,抬眼看着门口方向。果然,不多时,就见燕洵悠然地迈着步子,走了进来。正襟危坐的宇文玥并不理会他,只顾自己继续拿笔写着,燕洵却兴致勃勃的绕着他转了几圈,连连直呼,他浑身上下都是破绽。见宇文玥抬头,他似乎很是得意,直道,如果宇文玥的祖父真的死了,宇文玥就不会是现在的这副模样。

宇文玥依旧一副淡淡神情,只说人太过聪明了不见得是好事。燕洵不理会宇文玥的冷淡,只跟他说起他们宇文家的内斗,表示自己并不喜欢这些,自己只想做草原上自由翱翔的雄鹰。问及宇文玥想成为什么的时候,宇文玥也只是微微沉吟,淡淡答道,自己的选择,从来都只是别无选择。燕洵提醒宇文玥,三房老太爷将会亲自出马,往宇文玥身边安插眼线,要他留心。宇文玥却似未闻,只管自己看书。燕洵无奈地摇摇头,还是打趣地问起他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宇文玥依旧回答,对于女人,自己也是没有选择的。

燕洵却不理会宇文玥,他想起了楚乔,便从宇文玥的桌子上顺了一瓶伤药,径自来找楚乔了。却正巧撞上有侍卫要带楚乔去受罚,燕洵轻轻松松就替她解了围。但楚乔冷漠的神色却让燕洵很不解,楚乔告诉燕洵,自己的哥哥姐姐新丧,自己也朝不保夕,自然高兴不起来。燕洵闻言,不再多问,只是留下伤药,便默默离开。

青山院。宇文玥正命人撤下灵堂布置,就听见有人通传,三房老太爷驾到。宇文玥知道来者不善,却并不慌乱。三房老太爷指出,宇文玥作为过继到长房的嗣孙,文书里缺少了其生父签字的文书,所以并不作数。宇文玥只是淡淡一笑,请出了皇帝的圣旨,就轻松化解了三房老太爷的刁难。但老太爷却似乎并不肯作罢,却送给宇文玥一位美女,只道是来照顾他的。宇文玥表示自己却之不恭,自己不仅会收下老太爷送的,还会收下二房三房兄弟送的,宫中娘娘送的,以及长安城里各位亲贵送的,他统统都要收下。

第4集 荆小六成为侍寝婢女 宇文玥故意刁难楚乔

宇文席担心那些美女抢走了宇文玥的宠爱,坏了自己的事,便出言阻拦他接受其他女子,宇文玥便说为了不扫了别人的面子,让那些女子自己去比试,胜者就可以留下来,宇文席没办法,只得拂袖而去了。

之后,宇文玥命贴身侍卫月七下令,在所有金铃铛和银铃铛婢女中选择侍寝婢女。楚乔得到这个消息后,想到自己若是进了青山院,就可以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宇文府中保护自己的两个妹妹,便毫不犹豫地径直来到青山院,跪在院中请求宇文玥让自己也能参加择选。宇文玥见楚乔一个铁铃铛婢女也来参加择选,还锲而不舍地一直纹丝不动地跪到了半夜,便格外开恩,答应了让她参加择选。朱顺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宇文怀,宇文怀本想将楚乔杀了以绝后患,朱顺劝他不如留下楚乔,万一锦烛的计划不成功,还可以利用楚乔的杀兄之仇来对付宇文玥,宇文怀闻言觉得有道理,便同意了。

第二天,楚乔到了青山院后,被架子上的鹦鹉嘲骂,楚乔上前将它脚上的链子解开放掉了,她的大胆让一众婢女瞠目结舌,一个金铃铛婢女自以为高人一等,看不起楚乔,出手找她的麻烦,被楚乔利落地躲了过去,并撕破了她衣衫。这一幕被月七看到后,在宇文玥面前大赞了楚乔一番,称她是个练武的好苗子。

侍寝婢女的择选,第一局是泡茶,楚乔以新鲜井水泡出的茶博被来看热闹的燕洵赞许,此局获胜。第二局是让众人浏览一篇梵文佛经,最终能一字不差地默写下来者获胜,楚乔又凭着自己超强的记忆通过了比试。宇文玥看出楚乔似乎不识字,便故意刁难她,称她的卷上没有署名,并说如果她能够在卷上写上名字,自己就算她通过,结果让他大跌眼镜的是,楚乔竟然真的一笔一划地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宇文玥只得话覆前言,让她做了自己的侍寝婢女。

当夜,宇文玥召楚乔入房,给她赐名星儿,并命她为自己剃须,楚乔手执锋利的剃刀,脑海中不时闪现出一刀割断宇文玥喉咙的画面,她太想为哥哥报仇了,但是她清楚地知道,凭自己的力量,未必能够得手,即使杀死了宇文玥,自己和两个妹妹也无法从这个深宅大院里逃出去,电光火时间,她已拿定了主意:还是老老实实做宇文玥的侍寝婢女,为妹妹们争取一个相对安稳的生活更实际。

宇文玥知道楚乔心中对自己的恨意,但见她乖乖地替自己剃须,并没有任何逾矩的举动,也不禁暗暗称奇。他对楚乔说,自己已经给过她一次报仇的机会了,楚乔却说,现在,自己只想保护两个妹妹的安全,宇文玥称已经让人将她们接到了青山院,楚乔闻言心下大定。

之后,宇文玥用锋利的剃刀割破了楚乔的手指,楚乔不禁惊呼:好疼!房中的鹦鹉反复重复这句话,睡在旁边厢房里的银铃铛婢女听到了,还以为是宇文玥临幸了楚乔,不禁醋意大发,心中暗恨。

宇文玥在房里燃有安神之效了熏香,楚乔毫无防备地昏睡过去,宇文玥默默地看了一眼她恬静的睡颜,转身走了出去。这时,月七向他呈上假死的宇文灼给他的一封信,信中叮嘱宇文玥说:此女有兽性,桀骜不驯,用之防之弃之!宇文玥看后不由地深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