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车险改革:中小险企竞争有压力、汽修行业暴利难维系
http://xiansano.cn  2020/3/26 1:41:42  

  经过一年多的试点后,日前我国商业车险改革试点正式推向全国。车险费率市场化改革之后,保险公司可自由调整渠道系数和自主核保系数。降价成为各保险公司公开的竞争手段。在许多地方,保险公司在保费降价打七折的基础上,还要支付高额手续费给销售中介。这种情况下,大的保险公司凭借机构网点、品牌、服务能力和成本摊薄的优势,在抢占市场份额中把握主动,部分中小公司的日子则艰难起来。然而,受改革影响最大的还是汽修和汽车制造行业。

  车险改革对保险和汽修、汽车制造行业带来怎样的影响?最终又如何影响车主利益呢?近日记者进行了采访调查。

  改革暴露中小保险公司经营“软肋”,粗放式发展将死路一条

  据统计,2015年上市险企人保、平安、太保“老三家”财险公司盈利较高,市场份额继续扩大。非上市险企经营车险业务的公司有48家,其中44家车险业务出现不同程度亏损。其中,安诚财险车险经营亏损3.05亿元,亏损额同比增长78%。富邦财险在年报中披露,受市场竞争加剧影响,当年亏损1.2亿元。2015年,两家外资险企退出车险市场。

  目前,车险保费在国内财险公司中的收入占比达80%甚至更高。面对改革后首年车险经营数据的新变化,行业中有声音质疑:车险改革会不会“消灭”一批中小公司?会不会影响市场活力?

  “改革后市场格局总体是稳定的,随着改革的推进,经营数据会有变化。”中国保监会产险部主任刘峰表示,今年刚刚出炉的上半年数据显示,前3家险企市场份额已同比下降0.02个百分点,前8家上升0.14个百分点,前10家下降0.13个百分点,有升有降。

  刘峰认为,中小公司经营困难并非改革之过。“困难始终存在,原因一是品牌、管理、数据、网点、服务、人才等各方面都不具备和大公司竞争的实力;二是经营理念存在偏差,追求大而全,缺乏拳头产品;三是股东实力有限、公司治理存在缺陷,该增资的时候增不了资,股东会都开不了,有的公司三年五换总经理。这次改革是把问题‘挑\\’出来,提醒中小公司要‘先练金刚钻,再揽瓷器活\\’。”

  “改革后,粗放式发展已是死路一条,但是市场待发掘的‘金矿\\’仍然很多。”华农财险拟任总经理张宗韬认为,中小公司如果发挥战略清晰、快速灵活、协同性高的优势,专注于核心能力培养,完全可以成为细分市场中的领先者。

  据了解,作为此次改革的基础配套,中国保监会近年来收集整理了6亿多条行业历史数据进行多轮测算,建立了包含16万个车型的机动车车型标准数据库,为商业车险精细化定价奠定了技术基础。天平汽车保险公司董事长胡务表示,过去只有大公司有定价模型,中小公司只能模仿,同质化竞争在所难免。改革后绝大多数公司都建立了自己的定价模型。“这无论对成熟的还是不成熟的保险公司来说,都是个进步,表明改革激发了公司的创新意识,促使了整个行业的服务转型升级。”

  车辆零整比过高抬高车险费率,零整比调查揭开汽修业暴利面纱

  车险改革不仅影响保险市场,对汽修市场乃至汽车行业也有着深远影响。许多车主会有直观感受——汽车零部件降价了!

  长期以来,汽修业从保险业赚得暴利,最终转化为居高不下的保费构成,增加了投保者负担。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曾在一次行业高管培训班上指出:“几十亿元、上百亿元资本的保险公司轻易被几百万元资本的4S店绑架,明给暗送。”

  “明给”,指的是越来越高的车险代理手续费;“暗送”,则指汽修零部件市场失控。

  中国保险行业协会与中国汽车维修协会2014年发布的首个零整比报告显示,当时国内市场每辆车的全部配件费用,至少能够再买两辆新车。系数最高的是北京奔驰C级某车型,高达1273%,也就是说,更换这款车的全部零配件费用可以买12辆新车。

  此外,骗保问题也与汽修行业如影随形。“你的车剐蹭了去修,4S店给你再多剐两处甚至制造更大损伤,反正修好了你也看不出来,通过小案大赔,向保险公司索取更多费用。”中央财经大学保险学院院长郝演苏指出,保险公司在与汽修行业的博弈中始终处于弱势。

  为车险改革“打前站”的汽车零整比调查,揭开了汽修行业暴利的面纱。目前,行业协会发布零整比报告已成为一项常态工作。今年4月发布的《汽车零整比100指数》,所涉及车型已达100款。首个报告发布以来,各车型对零部件都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降价。“降价的零部件中,有的只降高值低频配件,比如发动机。发动机虽然值钱,但是损毁的概率很低,维修换件的可能性不大,这是‘假降价\\’。有的是低值高频配件,比如车灯、保险杠,这是真降价。未来这些数据,将不仅体现在保险公司的车险费率厘定中,还会指导消费者在购车时考量汽车安全性和维修养护成本。车辆零整比越高的,车险费率会越高,最终车险价格也就越高。车险价格过高的车,销量就会受到影响,从而可以倒逼有关厂商降低过高的保养维修价格。”中国保险行业协会有关负责人表示。

  一大批快修连锁企业将迅速兴起,汽车维修价格有望降低

  “国外实践表明,费率市场化改革会促使保险业深度介入汽修行业和汽车制造业,通过共享风险数据,促使后者提高安全系数。”中国汽车工程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万鑫铭说,美国公路安全保险协会、韩国KIDI等都结合汽车碰撞实验数据来指导行车险定价。“目前中国汽研已经购置了多型号车辆,准备通过实验收集高、低速碰撞数据,为行业定价提供支持。”

  伴随车险改革,以汽车制造企业和互联网平台为依托,一大批快修连锁企业迅速成长起来。业内人士指出,实施费改试点之后,很多车主更青睐提供便捷服务的品牌连锁快修店。保险公司为争取客户,将有可能减少与4S店的合作,增加与品牌快修连锁店的合作。4S店迫于竞争压力也做出“让步”,例如部分4S店已经将交车时间从之前的2—3天缩短到4小时,并以更多附赠服务挽留客户。

  郝演苏认为,未来在政策设计上,还可考虑允许保险公司参股或者开设汽修公司,加强对后者的风险控制。此外,针对汽修行业的骗保问题,他建议在费率浮动中加入综合计算事故次数与赔偿总额的惩罚性条款,促使车主监督理赔流程,管理好理赔单据,不给汽修点骗保以可乘之机。(本报记者 曲哲涵)
相关阅读:
27小说 www.27dr.com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