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忠 调查 厅局 图片站 问政 桂刊
政务 社会 体育 通讯员 娱乐 爆料
红豆社区 红豆村 博客 漫画  3C  交友 汽车 保险
红豆相亲 房产 健康 理财 会展 商城 新知 游戏
柳州 梧州 防城港 
玉林 百色 北海  
 
盛大文学要易主 新东家不是百度
http://xiansano.cn  2019/6/7 20:36:28  

  盛大文学传出被收购的消息也好一阵子了,不过新东家或许不是百度,这样一来腾讯的嫌疑就大了,不过腾讯该怎么吞下这块大饼?最近,企鹅君一直颇感兴趣的网络文学圈发生了几件小事。

盛大文学或易主 新东家或是腾讯 盛大文学

  一是,百度文学折腾了近两年,终于推了出来。

  两年多以来,百度先是自己成立了多酷文学,又放弃多酷文学;吃进91熊猫看书,再吃进纵横中文网,但又在盛大文学竞购中失败。

  而在11月27日,百度网络文学业务,终于正式宣布成立。

  但这并不意味着百度文学整合完毕,据线报告知,百度文学CEO阮谦已离开百度文学。看样子,纸面上满手好牌的百度文学还要继续折腾下去。

  而虽然百度文学整合初见曙光,但实际上,百度文学已经错过最佳时机,在“百度收购纵横中文网”至“盛大文学出售”这段时间中,网络文学领域被认为形成盛大、百度、腾讯三家争霸局面,外界普遍认为拥有流量资源的百度文学占有起手优势,但最终结果是在这个阶段,百度文学连整合问题都没彻底解决。

  更要命的问题是,百度第二次错过了起点中文网:

  第一次不细说了,就是去年吴文辉率起点创始团队出走,当时百度内部就疾呼:这是百度做好移动阅读的最后机会。

  第二次错过,正是前不久企鹅君报道过的盛大文学出售,百度作为竞购方坚持到了最后,但各方消息都表明百度再次输给腾讯。

  眼见前两年遍地繁花的网络文学产业,所剩下优质资源已经不多,百度连在行业内寻找个靠谱CEO都艰难如斯,真要还有第三次机会,大概只能说是上天赐予的礼物了。

  百度主管网络文学的副总裁张东晨在27日发布会上宣布:百度文学不谋求行业垄断,虽然这句话下半句是百度文学愿为作者、读者提供好平台等云云。

  但巨头百度在向文学业务填充贴吧、文库、分发渠道等资源后,表示不谋求垄断,其背后多少带有几分无奈。

  二是,腾讯文学正从业务层面整合盛大文学。

  百度文学急于宣告成立,有个大背景是,各方面迹象表明,腾讯已控制了了盛大文学,而对于盛大文学最核心资产的起点中文网,整合已经开始。

  11月6日时候,企鹅君就跟大家独家爆料过,腾讯拿出了50亿左右全盘收购盛大文学,但官方说法是盛大文学确实卖了,但卖给了基金,非官方渠道给出的最终收购价是8.1亿美金。

  这着实忽悠了企鹅君一把,企鹅君赶紧拉上了小伙伴们再探再报,果然,在收购消息爆出的隔天,包括腾讯文学的两名工作人员就已经入驻起点中文网,控制住了掌握作者资源的编辑部,以及更为要害的版权运营部门。

  而最近,腾讯文学宣布要搞网络文学峰会,起点中文网各路大神几乎全数参加,连唐家三少这样的盛大文学王牌作者都在里面。网络文学网站最核心的作家资源都共享了,说腾讯和盛大文学没关系谁信呢?

  至于未来盛大文学和腾讯文学怎么弄?上周五,盛大的高管们在安抚俺盛大文学哥们破碎的心灵时,仍然在羞嗒嗒的表示:将成立一家新的独立公司,不叫盛大文学也不叫腾讯文学,但不排除未来与腾讯有更深入的合作。

  三是,腾讯绕这么多圈圈为了啥?

  不管咋看,腾讯在业务层面都拿下了盛大文学。但收购就收购,腾讯这一年多投资了多少企业,盛大更是号称转型投资公司,两家见过大风大浪的公司,为何非要出佣金、拉上外部资本呢?

  企鹅君的小伙伴们给了这样三个可能的答案:

  一是,这事关收购垄断,腾讯渠道+盛大文学内容,这确实能在网络文学领域形成垄断。但企鹅君也问了,互联网本来不就是垄断的生意吗,微信+QQ在通讯、百度在搜索领域不都是垄断吗?

  小伙伴这样解释:微信、百度这都算是竞争打出来的垄断,跟收购垄断是有区别的,收购垄断是要查。

  企鹅君又赶紧去翻了翻中国互联网史,因收购垄断不批准的事还不少,比如2008年末,新浪宣布拟收购分众传媒集团户外数字广告业务,就因为商务部不批准而流产;马云收购恒生电子时,也接受了反垄断调查。

  好吧,看样子还真挺严重的。

  二是,给盛大文学员工一定缓冲期。

  另有小伙伴告知,腾讯慢慢来的原因,是因为还要考虑对方感受的。

  话说,当年吴文辉毕竟是携团队负气出走的,在腾讯建立创世中文网就剑指起点中文网,盛大文学留守团队在邱文友带领下能努力坚守下来其实也是憋了一口气,不然也不能在一年后曝出一个8.1亿美金的高价

  这8亿美金虽然搞定了资本层面,但双方血拼见红后,在人情层面就只能慢慢来了。

  腾讯真要硬来,现在的——不是以前的——起点团队真要急了,编辑们带着作者资源出走也不是不可能,那腾讯的这笔投资不就亏了吗?别忘了,百度文学还在那边看着呢。莫非,这就是上天给百度文学的第三次机会?

  但不管咋着吧,企鹅君觉得吧,腾讯不应该将“过渡期”看做一种保值手段,而应该是缓冲手段,双方用半年时间慢慢拉拉手、叙叙旧,再慢慢成为兄弟,虽说文人相轻,但网络时代的文学运作者们还是应有点新精神面貌不是。

  最后,还有个小伙伴是这样解析的:即使是在文化娱乐产业昌盛、拥有自贸区的上海,经营文化娱乐产业也对经营方的资本背景有一定要求,接受过高盛、淡马锡、新华新媒等投资的盛大文学的资本结构比较复杂,因此要用很复杂的资本运营手段并购,并选择了跟腾讯、盛大都有渊源的挚信资本,另外,美国的凯雷资本也参与其中。

  对于上述资本运作问题,企鹅君我还在慢慢学习中,但最后再跟大家说个事:早在11月12日,盛大文学的注册公司“上海宏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法人就由陈大年变成了李慧敏,此君与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的一名出资人同名。

  而就在两个月前,腾讯文学主体“创世中文网”的注册公司由挚信资本过手给了深圳市利通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
青少年英语 https://wse.com.cn/zh/personal-growth/
请选择您看到这篇新闻时的心情
0
0
0
0
0